您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 > 石鼓纪检监察网 > 廉政文化

田豫拒礼

来源: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:2021-01-22

0

      田豫是三国时期曹魏的一员良将。虽无吕布、赵云之勇,亦无关羽、张飞之名,但也退王门、杀周贺、败孙权、斩骨进、破轲比能、横扫乌桓,疆场奋勇,屡建功勋。尤其令人钦佩的是,田豫上马不怕死,下马不爱钱,赢得上至皇帝,下至百姓,乃至异族首领的由衷敬服,《三国志·魏书》用了这样的词汇来描述:“咸高豫节”。

  自曹操始,即授田豫以颍阴、朗陵令,因为他每至一处,其地皆以乱始,而以治终,政通民稳,风俗得淳,百姓歌之颂之,曹操亦常予以夸奖,将其提拔为弋阳太守。文帝曹丕,明帝曹叡,一直到曹芳,对其信任日重,优叙有加,“增邑三百,并前五百户”“迁使持节护匈奴中郎将,加振威将军,领并州刺史”。并州不是强邻环伺,一直被敌手虎视眈眈吗?边疆能不能稳固,百姓能不能安居乐业,万千重担落在他肩上。田豫的责任越来越重,职务越来越高,赏赐也越来越多,可他初衷不改,本色不变,忠诚体国,鞠躬尽瘁,使得远近归心,万众安宁。

  “政者,正也。”田豫可谓深得为政之精髓,他始终以正御军,以正治政,以正率下,以正正人,久而久之,上下敬之,内外化之,心悦而诚服之。其时,北方有多支游牧民族,武勇强悍,弓马娴熟,时常袭扰曹魏边境,但在与田豫一次又一次的生死较量中,皆以失败而告终,渐渐由畏而敬。其首领时常过境拜谒,礼物即是牛马。田豫是个堂堂正正的人,他如何对待这些客人和客人们带来的礼物?他以一颗精诚之心礼而待客,待他们走后,便将所有礼物逐一登记造册,全部充公。

  久之,他们便有了一个想法:也许牛马作为礼物目标太大,田豫为了避嫌,才不得已充公,不如换个办法,改为直接送钱,悄悄藏在衣服里,“密怀金三十斤”。主客甫一相见,客人即要求田豫屏退众人,待只剩田豫一人时,才恭恭敬敬说:“我们看您太清贫了,当初怀着崇敬的心情送您一些牛马,这礼物实在微不足道,可是您一转眼就充公了,这可不是我们的本意呀。这次给您的黄金,谁都不知道,您就别上交了,全部留做家用吧。”这话不是笔者构想,而是《三国志》中记载的:“见公贫,故前后遗公牛马,公辄送官,今密以此上公,可以为家资。”

  田豫不能拂其美意,悉数收下,并一再表示感谢。但等这些客人离去后,仍然是全部上交,一分一文也不归己。曹魏政权的第三位统治者曹芳得悉了这个消息,深为拥有这样一个德能兼备、政绩卓著又廉洁自好的官员而高兴,特“赐绢五百匹”。田豫得到这些赏赐后,拿出一半放在专门负责衣食住行等日常生活事务的少府衙门,以充官用,另一半留待下次这些特殊的客人来,作为答谢的礼物送给他们。

  史载,田豫生平不治产业,数十年的为官生涯中,所有赏赐无一不分给手下将士,以致其家始终处于贫困之中,“家常贫匮。”晚年,家中一片萧索:“豫罢官归,居魏县。汝南为具资数千匹,遣人饷豫,豫一不受。”当地官府体恤其为国为民立下的功勋特意备了一些钱物,以改善他过于窘迫的生活,可他一概谢绝。

  曹芳谓田豫“忠清在公,忧国忘私,不营产业,身没之后,家无余财,朕甚嘉之。”刘备对田豫始而“甚奇之”,继而为失之交臂而“涕泣”,终则捶胸顿足曰:“恨不与君共成大事也”。田豫之德、之能、之正足为后世高标的人格魅力,由此可见一斑。(马军)